本站广告出租/出售
QQ:37975949
当生命危在旦夕时,我必须要考虑,如果没有我,公司还能存活么? □文/王占波 胡檬丹 来源:商界 5月2日,贡嘎机场,吕国伟同妻子小静和一双儿女刚跨出机舱,就感觉一阵胸闷气喘
老板互娱联盟

概述老板互娱必看《如果没有我公司还能存活吗》

发布时间:2020-05-16 07:23

当生命危在旦夕时,我必须要考虑,如果没有我,公司还能存活么?

□文/王占波 胡檬丹 来源:商界

5月2日,贡嘎机场,吕国伟同妻子小静和一双儿女刚跨出机舱,就感觉一阵胸闷气喘,呼吸困难。他把这种情形归结为高原反应,然后继续享受这难得的家庭假期。

回到昆明,他又开始如陀螺般,周旋于公司、合作伙伴与客户之间。但呼吸困难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。他想,也许是哮喘。当然,也许还因为自己太忙,实在脱不开身。

他的胸腔开始呼哧呼哧地喘息,还伴随着啪啪作响的声音。这种情形持续到7月6日,小静忍无可忍强拉着他去医院就诊。

“我永远无法忘记小静拿着检查结果回来时的表情”,那张诊断单上的三个白纸黑字,同样如烈火一般烧灼着他的眼睛——淋巴瘤!

医生说:“情况很严重,你正在面对一场战斗。”

情况很严重

7月10日,晴,微风,周六

额外的活细胞切片检查出来了,更明确的诊断结果是:弥漫性大B细胞性淋巴瘤。因为是第二期,可以通过手术解决,然后是漫长的化疗,再是放疗。

就算是这样,最高的存活期也只有10~15年。

我躺在书房的沙发上,把自己藏在像漩涡一样的黑暗当中,大脑麻木,无法动弹,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了,也不想知道,只是点烟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打火机。

那张诊断书就锁在离我不远的书桌里,要是能把病魔也一起锁进去,该有多好啊!

小静没有在我面前哭泣,她只是拍拍我的肩,转身出去,这么多年夫妻,她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给我一个洞穴,让我自己舔舐伤口。我当然知道,她一定正在走廊的尽头哭得精疲力竭,我不忍心去打扰她,因为我怕自己也会陪着她,一起哭个歇斯底里。

面对死亡的恐惧,正在一点一滴地侵蚀着我,抽走我仅存的勇气。

7月11日,晴,无风,周日

天热得让人透不过气,呼吸更加困难了。

天好像又亮了。昨夜,我做了一堆梦。整整一夜,各种记忆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更替。小静和孩子们的笑脸,公司的郑德明、李萧,代理商老黄……我拼命地伸着手,徒劳地企图抓住眼前的每一个人,但他们怎么都滑得像条泥鳅?

从从未有过的惊恐、痛苦、悲伤中惊醒时,冷汗已经沁湿了我的背脊。这样浑浑噩噩有五天了吧?我必须摆脱这些恶劣情绪,尝试着去思考一些问题……

如果我死了,那一切都是扯淡。但我还有希望,医生不是说这是第二期吗?我有妻子,年幼的子女,还有近100名员工。我想要活下去,我必须得活下去。我要集中精力同癌症抗争。

我绝不允许含辛茹苦这么多年奔来的公司,像雪花一样在我面前融化。我必须找人为我打理公司。

但是,我应该找谁?

部署

7月12日,晴,无风,周一

医生说,手术三天后进行,然后是长达一个月的化疗。在这一个月里,我的健康状况将降到最低。

我莫名其妙地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我当然知道,术后的一个月才是最大的挑战,但上吊也要喘一口气,不是吗?

只是,一个月没我管理的公司,还能撑住吗?

这么多年的市场打拼,面对外部竞争,我相信公司已有能力应对自如。但是内部呢?我突然病倒,肯定会导致内部的人心不稳,方向不明。与外来角力相比,内部的瓦解更为可怕。公司或许很快变成一盘散沙。

必须在我还清醒的时候,对公司做出应急的调整!

我不太喜欢销售副总郑德明,这家伙野心太大,个性强悍,是个狠角色。研发总监李萧更讨我喜欢,他跟郑是两个极端,专业能力很强,又踏实本分。不过,从公司的角度来讲,这两个人到是挺互补的。他们搭档,这一个月里,对外应该没有问题。

那么,第二梯队要如何保持稳定?

7月13日,多云,周二

我居然会在病房里安排会议,看着这些惨白的墙壁,我就全身无力。

我把自己的位置无限期变换成了董事长,重新划分这些人的权利和责任,给他们更多的权力,才能让他们觉得有个盼头。

交了几个我的嫡系大客户给郑德明,先试试看他能否接得住。我总觉得老郑最近几个月有什么事在瞒着我,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……

给老郑调了一个助理,去年从一个外企里挖过来的,外企那套玩得挺溜儿,就是有点太较真,不够变通,让他学学老郑的花招有好处。李萧的学生去给老郑做副代理,需要给他安个钉子。

吴家俊做区域代理有半年了,为人稳重,业绩增长好,队伍带得也不错,可以培养一下。让他给我当一个月助理,他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突变,让他回去想想,两天内答复我。如果他够聪明,自然会想通,呆在老板互娱身边会学到更多的东西,区域代理不过是个小角色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苦

故此,当前略谈老板互娱必看《病中日记如果没有我 公司还能存活吗》,搞不懂的小伙伴赶紧看看下文,相信大家读读不再一头雾水。


老板互娱必看《病中日记如果没有我 公司还能存活吗》:

其心智。

每个人给一颗糖吃,再画个饼给他们,这样至少能撑住一个月,让公司业绩不致下滑太多。

7月20日,晴,周二

手术完成得很顺利,但新的疗法激起了最恶劣的副作用,头疼得要死、恶心、筋疲力尽,我就像一块破抹布,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……

连夜雨

8月16日,小雨,周一

郑德明叛变了?

十年了,我待他可是亲如兄弟,在我最需要他时,竟然做得如此绝情!口口声声有难同当,现在竟然在心窝处捅我两刀!我恨不能挖出他的心,看看是不是黑得发了臭,长了蛆!

“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”这话果然是真知灼见!

这两天,郑德明那张狞笑的脸一再浮现在我面前。如果不是李萧担起管理生产的重担,真不敢想象公司会是怎样一番场景。难为这个老夫子还要和车间里的小伙子们一起,加班加点到天明。

我没有多少时间哀叹这场连夜雨,销售必须有人顶起来。

不能再拖了,明天,我要回公司!

8月17日,晴,周二

拖着这个残破的身体,一个月以来,我第一次踏进了公司的大门。

公司里弥漫着一股不正常的味道,气氛跟过去大相径庭。他们的脸色真是丰富啊,有期盼的、有冷眼旁观的、有心虚气短的,真是喜怒哀乐,人生百态。

代理商的很多关系被郑德明挖走了,他还带走了一些销售老手,一些区域市场代理,第三季度的代理销售额迅速下滑了30%。拎了“钉子”到办公室,劈头盖脸我就是一通骂。这小子有意和郑德明一块出走,但一直在犹豫不决,骂过之后,我跟他长谈了一次,还是老美的胡萝卜加大棒管用,他跟我表了忠心,要留下来。

交给郑德明的大客户没被带走,当然带不走了,那些都我的铁哥们!郑德明呀郑德明,你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,以为我给了你客户,你就能单干了?你不知道,那些都是我在试探你,公司的核心你永远都挖不走……

吴家俊跟了我有半个月了,虽然时间不长,但确是可用之才。让他接手郑德明的客户,有我在背后支持,他一定能把关系拉回来。

8月19日,多云,周四

竞争对手开始针对性地挖研发队伍的墙脚,部分人员有跳槽行为。

我真是不想管了,我怎么就那么绝望呢?不是说上帝关上一道门时,总会开一扇窗吗?我的那扇破窗户究竟在哪里?

8月25日,晴,周三

这段时间,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救火队员,哪里起火往哪里扑。他们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?

思来想去,高管团队的稳定,不是用缰绳就能拴得住的。我开始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同意郑德明对于股份的奢望。有能力和有野心几乎是同时存在的。

我给了李萧10%的股份,尽管他一再推脱,无论是出于感谢他这段时间对公司的不离不弃,还是要把他拴在我的马车上,这都是我必须要做的。我也要给核心研发人员配发适当的股份,这才能把研发队伍稳定下来。

销售主管人员要不要给股份?我还在犹豫,还是增加提成吧!

8月26日,晴,周四

原材料供应出现短缺。我的病再加上郑德明的叛变,上游供应商那边已经闹翻了天。我忍痛给他们让了5%的利,才算稳住了局面。

刘刚这个人事代理对于公司人员变动束手无策,反而都推到手下身上,实在是让我忍无可忍。今天让他卷铺盖走人了,让王兴城兼做人事部代理。

李萧来找我了,生产和研发一起抓,他开始有心无力。

吴家俊把我那些客户维护得不错,在直销上的业绩相当明显,直销的下降趋势得到缓解,销售人员流失情况有所控制。我跟李萧商量了一下,让吴家俊坐上了销售副总助理的位置。

相反,代理商情况仍不太稳定。不断有代理商向我抱怨我们的人员办事僵化,对新情况没有什么别的创举,部分代理商甚至开始代理郑德明的产品。必须要进行人事调整。我不能养闲人了。

吴家俊向我汇报了一些想法。打左灯往右转,在代理不利的情

况下,一方面大力发展新代理商,另一方面,提高业务员的提成比例,强化直销。我认可了他的想法。

8月28日,阵雨,周六

原来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我,经过这次变故,我开始去压副总和各部门代理。还是要放权让下面的年轻人发挥所长啊!不能再每件事情都亲自去做,这不能培养出强悍的团队,他们会成为我翅膀下的一群小鸡,经不起市场的大风大浪。如果突然没了我,公司或许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半个多月前的救火终于有了反应,这段时间,销售业绩有所回升。事实证明,如果逼他们来执行,有些方面,他们会做得不错。

新生

9月12日,秋风凉了,周日

吴家俊被正式任命为运营副总,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,我认为他能胜任这一职务。

销售主管、销售副总助理、人事和财务总监都在调整中重新选择到位,新提拔了一个生产总监,李萧终于能放下那些担子回实验室了,这两个月,他鬓角的白发又增多了几根。

9月15日,晴,周三

我没有再见过郑德明,但我原谅了他的背叛,毕竟公司的问题,97%出在我这个老板互娱身上,3%才是员工的。或许是我的信任、授权不够,才将他推向了悬崖边缘,这些都无从考证。

李萧来了,公司一切正常。现在没有我,公司也会运营得不错。

这是我在病房里最后一次拿起笔。小静和孩子们在床边安详地玩大富翁。主治医生来看我了,说一切正常,再过几天我就能回家疗养。

这可能是一个健康但是暂时存活的问题,或许10年,或许15年,但我已能坦然面对。我的心情从没这么宁静。

看完上文,想必大家知道老板互娱必看《病中日记如果没有我 公司还能存活吗》了吧,已经在上文为大家做出了讲解,不懂的小伙伴赶紧来看看上文吧。

返 回
上一篇:分析你追得上老板互娱的变化吗
下一篇:来侃新人必知老板互娱的七大忌讳

相关阅读